相关文章

福州:保姆市场混乱“员工式”保姆操作难

“员工式”保姆离去大半

针对福州市保姆市场混乱的局面,福州市一些家政公司开始采取相应措施。福州市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该公司正打算用新型的方式“打造”稳定的、忠诚的“专业保姆”,从而走出目前市场上保姆“员工式”管理难以实施的困境。

据了解,这种新型的模式称为“联办托管”全程跟踪方式,即与一些技能学校联办“家政服务”专业,并帮助学校招生,与学生签订协议,让学生在学习两年后直接进入家政公司工作,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保姆“员工式”管理。据介绍,目前该家政公司已走访了南平、宁德等地的几所技校,已同这些学校达成了相关意向。

所谓“员工式”保姆,就是把经过严格培训并获得资格证书的保姆纳入到家政公司,作为公司职员,从而摆脱之前不稳定的、几乎是一次性的“中介式”保姆业务。但情况并不尽如人意。福州市某家政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该公司很早就开始搞这种模式的保姆了,但遗憾的是,操作起来还有难度,当初的“员工式”保姆目前已离去了大半。她认为,现在的保姆“员工式”管理仍无法解决保姆市场的传统问题———素质高的人在这行做不长(时间较久的为1年),保姆始终被认为是低档行业。

家政公司和保姆之间是“劳动关系”还是“劳务关系”?是“雇佣关系”还是“中介关系”?目前还缺乏明确定位和服务范围界定,没有行业准入标准和从业资格认定,没有统一的服务规范和收费标准。法律界人士指出,最好通过签订合法有效的合同来约束家政公司的行为。律师认为,家政服务合同属于《合同法》中的居间合同,“售后服务”条款可以通过合同固定下来,到时家政公司赖不了账。更为重要的是,一旦不良保姆侵犯了雇主的人身财产安全,也便于公安机关侦破。

两个月更换三套住宅钥匙

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,福州市保姆来自本市农村的约占60%。保姆的分工类型包括专门接送儿童、家庭厨师、家庭保洁员、老人护理、月子保姆等。保姆的待遇并不高,除了食宿外,月薪低者200元左右,一般在300~500元,最高者可达800~900元,一般月子保姆才有这么高的薪水。

家住福州市省直机关屏西小区的陈女士告诉记者,她曾经通过某中介雇请了一位保姆。刚开始,家人觉得保姆干活挺勤快的,也不把她当外人。但一星期后的一天,下班回家推门一看,家里一片狼藉,一些值钱的东西都被盗了,保姆也已不见踪迹。按照保姆留下的电话打过去,却查无此人,到中介去询问,中介更是矢口否认。因没有签订合同,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只好作罢。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福州市许多中介对来登记当保姆的除了查看一下对方提供的*外,其余的一无所知,对保姆的*明也未加核实。他们只负责“牵线”,把保姆介绍给雇主,对雇主收取中介费后便与保姆划清界线,其余一概不负责任。雇主们大多嫌麻烦并没有与中介或保姆签订合同,而保姆一般由于文化素质较低,并没有这方面的意识。这种不规范的市场运作使雇主和保姆的权益均无保障。

据粗略估计,福州市已经接受社区家政服务的家庭约占15%至20%左右,但家庭服务业不够规范的老毛病越来越突出。市民要通过家政公司找到合意的保姆可谓难上加难,家政服务人员普遍年龄偏大、素质偏低,基本上没有接受专业培训。他们的流动性较大,一些家政公司往往既没有替用户负责,也没有替保姆负责,对保姆没有岗前培训,一旦家政服务人员出了纰漏,顾客只好自认倒霉。据了解,福州市本地接受严格培训的人并不多,目前市场上大概只有15%的保姆持有证书。

此外,保姆流动性强,不断挑选雇主,这山望着那山高,又没有可以制约她们的因素,有的雇主两个月被迫换了三套住宅钥匙;而保姆的工作性质客观上为犯罪提供了方便。有的保姆一开始手脚特别勤快,取得信任后再伺机下手。市场仍然供不应求

据福州市劳动部门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福州市保姆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况。一方面,雇主要求保姆最好是本地人,有一定的文化素质、勤快、健康、年龄在30~50岁之间,但是前来登记应征当保姆的大部分来自农村、年龄普遍偏大、文化素质偏低,这造成了供需矛盾。有关人士指出,最好是下岗工人能够改变旧观念,积极投身保姆这一行业,既可解决就业问题,又可服务大众,于己于人皆有利。

目前,到福州来求职的保姆源源不断,需要雇请保姆的家庭也越来越多,业内人士指出,保姆市场要有所发展,关键是保姆们要不断提高自身素质,以适应市场的需求;中介要完善自身机制,为市场提供一个安全、可靠的平台;作为雇主,也要睁大眼睛,掌握一定的雇佣技巧,谨防上当受骗,当然,既然把保姆请进家门,就要平等对待,视同家人。